有幸學得趙堡太極拳忽雷架

  趙堡太極拳忽雷架(也稱陳氏太極拳小架)難練難精,這是太極拳的書本上所有談及此架者的共
同論點。我從郭冬寶老師、蕭自傳老師、蕭啟財老師的指導,引發了對太極拳的極大興趣。

        郭冬寶老師練拳,律己甚嚴,一招一式都極求工整。追隨王師二十餘年,習練不斷。能吃苦、功
力深厚。發勁時氣勢澎湃,周遭的震氣為之震動,那迅雷般的一個忽靈勁,深深的震撼住我的心。他
說:「這是太極拳」時,當場還真把我楞住了。任何人瞧見了這種拳,都不會再疑問:「太極拳管用
嗎?」。我曾親眼目睹郭師獲邀參加太極拳表演,全場約三百名觀眾,不論是武術界的朋友,或非武
術界的來賓,皆看得鴉雀無聲。直到表演完畢,才猛然報以轟雷般的掌聲。

        我向郭師學完拳架後,正想深入鑽研。不巧郭師因公調臺北。見我學得很認真,不忍中輟。遂代
我向宗師王公晉讓說情,好使我到王宗師處學拳。時王宗師已多年不收門徒了。經不起郭師一再苦
求,王宗師終於答應破例收我教我太極拳。同時學拳的還有黃書堯先生。這是我一生中的一件大事。
逢此機緣,驚喜中確有了任重的感覺。宗師名重武林,藝業超凡。我何德何能擾其清修。遂下定決心
一定要在太極拳裡學出點名堂。因此,我決定以三年的歲月,屏棄所有的世俗雜務,專業學拳。強烈
的企圖心,驅使我在以後的時日裡,心中除了太極拳,已容不下別的東西。

        從一早起到晚上歇息幾乎都是練拳,休息,休息夠了又練拳。每日練拳二十到三十遍。即使行車
於高速公路上,到了休息站也練兩遍拳,到飯店住宿,也在客房裡練拳。把王宗師教的寶貴太極拳當
作每一天的全部工作,一再的用心鑽研、演練,吾妻很支持我的興趣,每天替我洗一大堆打拳的功夫
裝,燉煮食補以增加我的元氣。卻幽怨的說:「你迷上太極拳比迷上一個小老婆還嚴重」。說來也真
慚愧,三年間,我幾乎不帶妻兒出遊。即使大年初一,我也是在家練拳。

        對王宗師而言,那是另一個階段的激盪。因為我那一股狂熱的勁兒,宗師也勤動起來,每一招式
總是不厭其煩的親自比劃教導。從太極拳的拳理、丹田勁的練法到推手的練習,傾囊相授。他說在教
我的過程中,對太極拳又有了新的領悟。這就是活到老學到老的道理吧!我每次去學拳總是做筆記,
並把重要的教誨都錄音下來,一再研究、體會。

        歷經數年的苦練,我有了一些小小的心得。一九八九年秋天,我整裝訪問陳家溝與趙堡。並耗鉅
資拜訪大陸的武林名宿,請教武學。尤其是各家太極拳名師。其間並拜趙老師振升(曾獲得大陸數次
全國推手比賽獎盃,是陳氏太極實戰高手之一)學習陳氏太極新架(發科公大宗師晚年與子照奎編練
之拳架),瞻仰各家名師風範後,我對趙堡忽雷架更加肯定。也深切體認到王宗師一身武學修為已到
爐火純青的境界。一般初學者,還真不容易看懂。

        在慶賀王宗師八十歲生日,門生弟子在中鋼大禮堂為其錄下了全套拳架。目前海峽兩岸的太極拳
愛好者一再爭相研究觀賞。甚者有以慢動作重錄該錄影帶研討每一個動作細節。想要揭開宗師那一身
忽露勁的奧妙傳奇。畢竟這是我所看過的許多錄影帶中有使以來年紀最大的太極拳宗師丹田勁表演的
見證。當然古代太極拳界的大師太極勁其極傳神,可惜當時沒有錄相科技,未能流傳下來。今之太極
拳高齡先輩雖也有錄相者。但皆珍惜,未有表現太極勁的拳架錄相。筆者見聞不廣,無福目睹一些不
對外發行的寶貴錄影帶,實是一大憾事。

        武術能否有成,相關因素很多。「財、侶、法、地」之外,天資更是重要。我至今已練太極拳十
二年了,雖一直隨侍在王宗師晉讓身邊接受教導。但以資質不高成就有限。在此趙堡太極拳研究協會
成立之際,竟無所貢獻,愧對師父的苦心教導。僅以管見,將我所認知的趙堡太極拳略述於後。

           陳家溝太極拳是先練老架後練砲捶。或者先練新架後練砲捶。趙堡忽靈架則是僅此一套架。或
謂:「僅此一套架就可練好太極拳了嗎」?答案卻是肯定的。這是歷代祖師爺們實戰的經驗中所改良
肯定的拳架,兼具練氣、練勁與搏擊的完整功能。

        它講究活步發勁的絕技。這事實戰的步法,一動全身皆忽靈勁。不管身上那部份的細胞感觸到危
機,都能自動引發制敵的反應而這應是全身的一個完整丹田勁。即使危機來自背後,但憑著聽勁的感
覺,就可化、發勁於一瞬間完成。

        王宗師曾說忽靈架的丹田勁,猶如電動皮帶輪的皮帶,小石子投擲其上,不論擲中何處,馬上彈
走。這種勁道,也像全身打濕的狗,渾身一抖,彈落所有水珠。每次浴後我總是發一個丹田勁,全身
水珠皆落。

        在生活裡曾有數度對我生命產生威脅的意外事件,皆拜此拳所賜而毫髮無傷。最近一次由高一層
樓的高度意外摔到水泥地上,臀部先著地,嚴重的挫到坐骨神經,皮膚也摔出了傷口。約十分不能動
彈,感覺到脊椎疼痛難當。心想這下子不好了,下半輩子恐怕要做輪椅度日了。當時那種傷心真是無
以名之。當天即到醫院照
X光做各項檢查。數位醫師研究X光片子及各項資料後,竟然說:「完全沒有
受傷,且依片子判斷骨架子相當健康,應當不超過三十歲的年輕人」。當時我已滿四十六歲。這是該
感激這套太極拳的神奇效果。我投注了極大的心血與時間在其上,它也保護了我。兩天後我已完全康
復練拳。

        或謂:「現代槍枝如此進步,空有一身武藝也是英雄無用武之地。」但是據一些武術高手的實戰
經驗確有不同的註解。畢竟,除了戰場或博命的江湖情況才是見敵就開槍的。一般的事件甚少對一個
手無寸鐵的人見面就開槍,在某些時機裡雷霆萬鈞的搏命一擊,未嘗不能反敗為勝。心懷感激來陳述
趙堡太極拳對我們的恩賜。並將福音傳播給太極拳的愛好者。


           (節錄自『中華趙堡太極拳研究會─成立大會專輯』 作者鄭國輝老師    84年8月)


        
陳式太極趙堡忽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