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推手

       一九九八年某日,同門好友到太極茶莊閒聊,看到一九九0年王師晉讓教我
推手的照片,詢之甚詳,勾起我當年習武的諸多片段回憶,師恩難忘。一代武學
大師已登仙錄,而那段殷殷致語:『我來日無多,你要儘快把功夫學全了,遇上
可塑之材,薪傳不斷。』憶之,不禁淚潸然。

       我訪問大陸武術界,尤其是太極拳重鎮--陳家溝與趙堡的名師,而年逾九旬,
猶能一身忽靈勁,矯捷若遊龍,卻敵只在談笑間,環顧宇內,除王師外還找不出
第二人。我是最有福的人,海峽兩岸兩位太極拳技擊名師,授我拳術,王師是趙
堡太極名師,趙師是陳氏太極名師,無奈我資質不高,成就有限,太極拳家能技
擊者不多,究其原因,是內勁練到身上者太少了。

        王師一身忽靈內勁,輕巧脆快無比,由他八十歲在中鋼禮堂拍攝的錄影帶中
即可一窺究竟,有了錄影科技後,某大師有何功夫,幾乎都可以看出來,不再是
神龍見首不見尾,由徒弟、徒孫漫無節制的描述。

        
夠水準的推手絕不拖泥帶水,被擊者往往兩腳離地,騰空被擲放出去

        有人曾參觀某太極拳推手比賽,回來說:『這那像武術比賽,簡直就是鬥力
嘛。』不錯,太極拳推手如果沒有練出內勁,何能瞬間爆發,擊敵致勝?夠水準
的推手競技,絕不拖泥帶水,被擊者往往兩腳離地,騰空被擲放出去,速度太
快,若應變不及,墜地時不慎,則有受傷之虞,故場地應有適當防護措施,才可
發丹田勁。現代武術的競技切磋,安全生命的保障最重要,故有嚴格的規則與安
全護具,這是時代的潮流,莫之能禦。否則傷到要害,釀成悲劇,那豈非失去了
切磋的意義,太極拳的推手競技是前人科學化的表現,既可適當的表現武藝的高
低,又不必帶護具,且不傷對手。

        
王師與趙師傳授的都是技擊的拳架,然而在推手的表現卻有不同的風格
        
        王師習拳於民國十四年,那是一個武術燦爛的時代,百家齊鳴,拳頭雖不是
解決事情的好方法,武術與勇氣卻有保護家園的功用,王師自述:『民國十七年
下半年,我們的地方秩序亂了起來,紅槍會遍地都是,情勢非常惡劣•••』當
時已有了槍枝,但玩火槍的多半均習武,很自然的,練武均是「玩真的」。溯及
他們的師父輩、師祖輩,更可想像那種「男兒當自強」的嚴肅使命感。

        有次拳餘,王師提到我這輩子看到武術的造詣已達登峰造極的人物有兩人,
他們是楊虎師祖與謝功績師叔,他們的武功表現都是一招就制伏敵人,速度之快
、功力之高,令人眼神都跟不上。

                                      
趙堡忽雷架是攻擊力極強的拳種

        趙堡忽雷架本身就是一種攻擊力極強的拳種,若只看拳架演練那種強大氣勢
的展示,你絕對很難理解在推手中,他那種極其精緻的柔化功力表現。

        王師的柔化功夫無疑是第一流的,在教我推手的時刻,當我發勁到他身上,
在我的感覺是莫名其妙的被改變方向反彈出去,而王師發勁到我身上時,直似一
團氣流擊身,我並沒有被巨力剛襲的感覺,但卻被震的飛出去,故而對「柔化剛
發」,我有了更深層的體會,原來上乘的武學是以身上承受的打擊點,直接纏
化,瞬間爆發反彈內勁,至於勁道讓對手沒有剛勁的感覺,那就更高深莫測了。

               
要練好推手功夫,在日常生活中要多體會聽勁與發勁的事物

        王師練推手與內勁有極生活化的領悟。我養一條土佐鬥犬,體重約五十公斤
,王師知道了,他就教導我與土佐犬纏鬥,從中去體會聽勁,發勁的時機與距離
掌握,土佐性好鬥,鬥志與蠻勁均屬上乘,那些年裡,我在推手與內勁收穫蠻多
的。
        練武本來就耗時間,職業拳師與業餘者當然有很大的差別,但太極拳是生活
化的拳種,你可以隨時隨地即興練拳,內勁與推手的功力都是與時俱增的,太極
拳名師有不少是業餘練成名的,要練好推手功夫,不僅要多換對手,也可以在日
常生活裡運用各種可資體會聽勁與發勁的事物,這是王師傳承的武術哲學。

     
(節錄自中華趙堡太極拳協會所出版之 「趙堡太極拳薪傳季刊」第四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