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師晉讓八十自述學太極拳的經過

        這套太極拳小架,乃是陳家溝陳氏十五世拳師陳清萍所改編,據陳應德老師
的解釋,小架者,是小圈也。與老架之圈大開大展頗有不同。因為陳清萍中年以
後居住在趙堡鎮,所以亦稱趙堡架,我家住在徐堡鎮,距趙堡鎮廿里,距陳家溝
廿五里,都在我們莊的東南方。清平老門徒甚廣,照我的師承系統來說:
陳清萍
傳李景延、李景延傳楊虎、楊虎(字書文)傳陳應德。陳應德老師是民國十四年
八月起到舍下教拳,每月一次,每次約以一週為限,這樣的我們學了三年。

        到了民國十七年下半年,我們的地方秩序亂了起來,紅槍會遍地都是,情勢
非常惡劣,所以我們這套拳架無法再繼續學下去了,拳術一道全憑苦工磨練,才
能有成就。向我這樣又笨又懶的人,老師不來了,我也不練,所以三年就學了一
套空拳架,其他一無所得。後來我們家鄉越來越亂,我在家感覺很不安靜,遂於
民國廿二年春天到了鞏縣,由友人介紹在兵工廠謀求一職,就此在鞏縣住下來。

        具陳應德老師所云,李景延先學於
陳仲甡,後學於陳清萍,楊虎幼年曾在陳
清萍處學過清萍老故世後又學於李景延。到我家來過的,有楊虎師祖與謝功績、
王立賢、王立喜三位師叔,他們的架都練給我看過。其中除楊師祖外,就謝的功
夫最高。當陳老師不來教的時候,謝很願意繼續教下去,他說他手中有一本太極
拳譜,我若繼續學下去,他願意把太極拳譜送我。因為當時的情況實在無法繼續
學下去,所以拳譜也沒有給我,謝師叔又是先從李景延處學的,李去世後,才又
向楊學,所以他的架與陳和二王的架勢不同地方很多,其餘楊師祖與陳師和二位
王師叔的架都是一樣的,
惟功力之高低就有天壤之別了

    (節錄自中華趙堡太極拳協會所出版  「趙堡太極拳薪傳季刊」 創刊號 )

             
            


                             目光炯炯如鷹隼獵兔
     
        王晉讓師身形高大,雖因歲月而略顯清瘦,行動稍緩,然練起拳來即判若兩
人。所謂靜若處子,動如脫兔,自起式至收式金剛搗碓一氣呵成,鬆如春雪活如
轤轆,快慢有緻而節節貫串,了無滯礙。轉換如迅雷確俐落如刀切,起落如魚躍
而沉穩如泰山,出手似流星而蓄勁如藏珠,身手所到有如大軍壓境,目光炯炯更
如鷹隼獵兔,令人生畏。
        每觀王師練架,往往不覺入勝,全神貫注,隨其拳起拳洛,直至收式金剛搗
碓一震腳,方猛然驚醒而覺有如千軍萬馬中突陣歸來。於親睹王師練架的次數不
多,且今十餘載仍覺歷歷在目,氣氛逼人。如此感受,除得自王師外,再無他人
        
    (節錄自  「趙堡太極拳薪傳季刊」 創刊號 民國86年出版   作者:洪湘彬)



                      


                             
陳家太極拳小架宗師 -- 王晉讓

                          王老師練拳數十寒暑,練到渾身像布丁,內勁彈人了無
                  形影,仍自謙只是早晚「掙扎」一下而已。如果大家都像他
                  老人家一樣肯不斷地「掙扎」,中國武術一定可以可以在全
                  世界揚眉吐氣,不必「掙扎」。
                         一代宗師真是謙虛了!後輩應當羞愧!

        王師說:武學是門藝術,其學習突破永無止境,「節節貫串、又要節節切斷」
若與前頭的深妙境界相較,他不過是個猶待努力的「初學者」。一代宗師真是
自謙了!後輩應當羞愧!時下吾輩後學常竊得一招半式後,便挺身以某某功夫專
家自居,再經學生門徒前呼後擁、薄名小利加身,便是「渾然忘我」。王晉讓的
保守內斂,退身自省,於此刻看來,格外引人深思。

        王晉讓生於民前六年,河南省徐堡鎮人。河南陳家溝陳氏太極拳十五代傳人
陳清平,中年後遷居趙堡鎮,離徐堡鎮只有二十來里,附近的學武風氣頗盛。王
晉讓是在二十歲那年才開始學拳的,他說他念師範學校,從小對武功也沒特別愛
好,後來會想學拳,大概是受了土匪的「鼓勵」:「有一次遇上搶錢土匪,雖然
給我跑掉了,但家族中的親戚長輩便勸我還是學點東西防身。」長輩們為他請了
一位陳應德老師,每個月來家裡授課一週,持續了三年,一直到紅槍會作亂,地
方情勢惡劣,陳老師不來了才作罷。

        後來歷經戰亂,王晉讓隨兵工廠輾轉遷徙來台,為一家溫飽勞苦奔波猶恐不
及,幾乎把太極拳都拋諸腦後。直到民國五十三年間,因政府提倡「發揚中國固
有文化」,報章雜誌上常有太極拳的報導,他才又重拾舊學。
   
         王晉讓說;「當時也只是心癢,想想而已,並未付諸行動,而後因王尊皋、
汪洋二位先生的敦促,才重新整理舊學。還好我記憶力差強人意,十日之內就理
出頭緒,只是我已屆花甲之年,早彎腰駝背了。我本來就沒學好,加上三十年荒
廢、年事又長,架式自然不值方家一笑,只能自己當健身運動而已。後來有好事
者誤加宣傳,竟有人來跟我學拳,也算是奇事一樁了!」

         來台二十多年練拳、教拳的歷程,王晉讓就這麼一句平淡帶過,但他的學生
們說,「事實」可「精彩」多了。


                                
練拳練到骨子裡!內勁彈人無形影!

        據說,當初不少人因聽說王晉讓練過拳,便登門挑戰,王晉讓拗不過,只好
跟他們過招兩下,結果對方立刻俯首敗師,王晉讓的拳名因此不脛而走,中鋼公
司並長期聘請他擔任員工的太極拳教練。

        『王老師的記憶力特強,八十幾歲還默得出小時候上私塾背的文章,難怪他
三十年不練拳卻能牢記不忘。當然,這也因為他的功夫真練到骨子裡去了。有一
次他專心在看電視新聞,不知道我進門,我一伸手拍他的肩,瞬間被他以內勁彈
得老遠,這種完全化於無形,卻又一觸即發的靈敏矯捷,我們師兄弟全趕不上,
平時練推手就是想動搖一下王老師都不可能。』王晉讓的一位學生蕭先生說。

        還有另一位學生形容得更妙,他說『王老師雖然八十五歲,但你看他起落間
,渾身簡直就像個布丁﹗』
         
                   
說話、吃飯、走路、做事、睡覺,無處不是太極

        看學生們越說越起勁,王晉讓趕忙打岔:『你可別聽他們的,他們是我的學
生自然要捧我,其實我老了,每天哪還練什麼拳,不過是早晚「掙扎」一下罷了
!』說的在座的人都笑了。

        蕭先生跟著補充說:『我們老師說,太極拳是「捨己從人」的功夫,站著可
以練、坐著、睡著都可以練。而且生活中無處不是太極道理,說話是、吃飯是、
走路是、做事也是,練拳不是在老師面前比架式時才練,真懂得練的人,隨時隨
地都可以練,練到功夫化於無形。』

        關於王晉讓在台灣傳授的這一套陳家小架,他的學生
鄭國輝去年親赴河南陳
家溝,做了一番「追本溯源」。
       原來,王晉讓的老師陳應德師承楊虎(字書文),楊虎師承李碓(又名景延
此為王晉讓所記,大陸方面記為李盾,又名景彥)。李景延在當年有「鐵胳膊」
之稱,他師承陳清平,晚年從陳家太極拳的基礎上獨創一種獨特的架式,大陸方
面稱此一架式為
「活步方圓架」,俗名「忽靈架」、「忽雷架」,台灣有些則稱
「陳家小架」或「趙堡架」。

         其簡略傳承如下:

                        │   李火焰  ──?
                        │
李景延───│   張國棟  ── 張寶成 ── 張隨勝
                        │
                        │   楊    虎  ── 陳應德 ── 王晉讓
                                                      謝功績 ── 楊興雲   
                                                      陳銘標 ── 杜毓澤
                                                      楊紹爵 ── 楊興靖
        這種拳主要是根據太極拳運行規律,剪裁成俐落的直線動作,並在每個動作
中加圈,使習者明白主要定形動作和附加動作,不落死板形式限制,分析起來共
可推衍十一層功夫:聯、圈、身轉、分、勁、圪節、起、落、自尊、朝、晢。
        「
起落一點」、「圓和順遂」、「統中土不離位」、「圈走立斜」是練此拳 
的基本要訣,練起來圈圈相扣、可多可少,外型圈加完後,加以意引,然後進到
小圈階段、勁入丹田,達到「內方外圓、又變圓為方,一圈數發,一動就發,剛
柔並濟」的境界。

                             
一趟拳五、六分鐘!苦練十餘年歲月!
           
        王晉讓說:『要練好這套拳沒有任何條件,除了吃苦耐勞外,還是吃苦耐勞
,絕無不勞而獲的可能。據說,近三十年期間也有不少人慕名而來,但一看這套
拳打起來這麼累,跟印象中輕盈悠哉的太極拳大不相同,便掉頭就走;另外,學
了一陣子,體會不出意思,覺得枯燥無味而中輟的,也大有人在。
        練這套拳講究「
筋骨要鬆、皮毛要攻、丹田要轉」,丹田這東西很難講,就
好像有那點意思,丹田是小我,讓小我帶大我,我在外面打,他在裡面打。若打
不到「根深柢固」,大概嚐不到安穩柔韌的「境味」,只有動盪剛猛的「勁味」
吧!

        常有學生追問,練到
何時才能讓丹田內轉?功夫晉昇的訣竅何在?王晉讓則
一概搖頭微笑說:『我也不知道呀!就這樣糊里糊塗練』他認為:『練拳這事全
靠實踐、體悟,練到哪自然明白到哪,一落言詮變成糟粕,因為拳是活的,不是
死的。而且每個人的生理、體格、氣質都不一樣,怎可一概而論?所以我常跟學
生說學王羲之寫字,寫得再好也不如王羲之,老師只是帶個門路,練拳一定要實
實在在自己練、練自己。』
      
                                  
學生們還知上進!傳承有望最欣慰!
  
        因此,王晉讓教拳的方法一向是,一對一、你打我看、我打你看。至於嘴吧
呢,則一概「掛在牆壁上」。他認為用心看,用心學,再硬下心吃苦,必能日起
有功,若本末倒置,一腦子全給死板的招式、浮泛的名相義理給塞滿了,又對功
夫境界妄執種種預期,到頭來恐怕是一場空。

        王晉讓看學生打拳的神情極其專注,有時則閉起眼睛來用「聽」的,雖然不
用眼睛,但學生那次落點不剛勁,那段行氣不柔和,他全明明白白。談到近年國
術不彰的情況,他說那是「大勢所趨」、「無可奈何」,因此不願多做設想,只
是再微笑答道:「我感到很幸運,幾個學生們都自知上進,從這看來,我想國術
應該可以傳下去吧。」

         ﹝部分節錄自「 力與美月刊第9期」民國80年1月出版  作者:夏瑞紅  ﹞     

                           
高雄陳氏太極拳網站  (陳式新架.趙堡忽靈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