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克服練拳的低潮時刻

  不少練拳的朋友,遇到很難突破的困境、瑣碎煩心事、或者感筧沒什麼突破,就會
想要放棄,但如果能把拳術當作運動,那就比較不會有挫折感,心情好時就會繼續練,
但如果有武術追求的目標,就會有較大的影響。

                                         苦練的孤寂是「念天地之悠悠」

  我是以職業練拳者來規劃一年裡每個日子的功課,這個難點的克服就顯得極其重
要,就像一個在學的學生,在該上學的日子,沒心情上學或者曠課,那就是一個負面的
警訊了。

  大陸的武術學校,練武者有許多師兄弟同門習武,且有職業上的出路為誘因,這種
情形不成問題,可是我在台灣,武術是冷門的玩意,很少人願意花時間在上面,當年我
只是興趣而已,並未以授拳為職志,且時值青壯年,應該在事業上好好打拼才是,旁人
從各種角度來看我,的確「痴拳」痴得很可笑。

  而尤其嚴重的是,我「落單」了,那種孤寂感,偶而真有「念天地之悠悠,孑然獨
立」的滄茫感覺。

  我向王晉讓師學拳時,一星期去老師家兩天,其餘都是在自己家一個人練,雖非閉
門謝客,卻也相去不遠,更別提到朋友家串門子了,習拳的好友們,各有各的工作,沒
有其他人像我這樣把太極拳當職業,我又律己甚嚴,不准自己荒廢一天的時間。

                                                 激勵自己有三法

  也許心情不好,不想練拳,停個幾天,到山明水秀處散散心,調劑一下,未嘗不是
很好的排解方法,但我不嘗試如此,我有一套激勵自己的方法。

  其一:我把練太極拳設定在格鬥競技場的目標。那是一個憑真功夫生存的世界,不
管你練的是內家拳、外家拳,是跆拳道、空手道、泰拳、還是摔跤,學藝不精、功力不
足的,在那殘酷的場子,只有流血、受傷,被羞辱抬下場去,一想起影視那種觸目驚心
的畫面時,心神馬上為之一凜,不敢有絲毫懈怠了。

  因為我寧願辛苦的鍛練自己的拳術,汗流不斷,不願流血,不願失敗屈辱,也許有
人會問,既然想走實戰的路,為何不學跆拳道、少林拳之類,殺傷力看起來比較強的拳
種呢?因為我對太極拳能練出極高超的武術深信不疑,我看到王師以八旬高齡,卻能坐
在藤椅上發出忽靈勁,既脆且快,偌大的藤椅,幾少是身上的一部份,涮!涮!旋地凌
空而發勁,嘆為觀止,而王師還不是職業拳師,由此更可看出太極拳的先輩名師,獨領
風騷於武林,絕非杜撰。

  其二:我幻想如傳說中劍俠、仙,在深山名澤間練氣、練丹。人間仙境沒有塵俗之
擾,那松風野鶴伴我拳舞,渾然忘卻這個飛機、汽車的世界,此時的我不再有任何的煩
惱,心曠神怡,練功房成了唯一的星球,運轉於宇宙之間。習拳十五年了,這種內心世
界的營造,卻絲毫不減,或許來者會笑我不食人間煙火。

  其三:傳統教育使我對「士」這個觀念的執著,雖處於功利的社會,仍堅持得「食
古不化」。「士」有所為有所不為,設若當為而不為,必會在往後的日子,會有惆悵的
悔恨,這就是我「見義勇為」的信念。現代的社會,已變得自掃門前雪的型態,尤其是
可能危及自身安全的旁人的事,有許多人不會插手協助被欺凌的人,曾經有數次,不畏
懼惡勢力,我挺身而出,對抗豪強,協助弱小的經驗,雖然事隔多年,依稀是自豪的回
憶,那種「大丈夫無愧於天地」的自信,不是任何事情的情懷可以取代的,有云:「藝
高人膽大」,若無好功夫,自身且難保,見著不平事,僅能徒乎負負,莫可奈何了,所
以當習練時有了懈怠之心,這是一劑強心針,讓我又精神抖擻了。

  這些自我的心理建設,會有人認為幼稚、荒謬,但是我確確實實這樣走了過來,就
當作茶餘飯後的閒聊,博君一笑罷。

     
﹝節錄自「趙堡太極拳薪傳季刊第五期」 民國88年1月出版 作者鄭國輝老師
      
註:
趙堡太極拳薪傳發行至第五期,因會務的轉承,有暫停的必要。休息是為了走更
遠的路,薪傳「暫停號」─第五期比以往四期任一期的內容都要豐富,希望能讓
太極拳同好有意猶未盡之感,說一聲再見,未盡之情是我們唯一的依戀。
﹝轉載自:薪傳季刊編者註﹞ 
                                            
 
註:
「力與美月刊」70幾期以後文章越來越••,出到130期停了。
「台灣武林」出到30期後,也改變型態出刊了。 
台灣的傳統武術真難經營,辛苦這些努力奉獻的人了。
台灣部分有權者不尊重不提倡文化,讓政治凌駕於文化、環保、專業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