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徑中徑
                                                                                                         平江向愷然遺著

        釋名

        太極拳原名綿拳,又名長拳,又名十三勢,又名小周天。其更名太極,不知
始於何時何人。以上諸名,皆切合事實,良非偶然。綿拳者,因其著法,綿綿不
斷,而其體復以柔軟如綿為原則,故名。長拳者,如長江大河,滔滔不絕,而勁
斷意不斷,運用較長於他拳,故名。十三勢者,綜合拳勢中各種動作,歸納棚履
擠按採冽肘靠進退顧盼定十三勢。分析言之,則每勢之中,又皆須具備十三勢之
意。有一不具,則其勢為不備。先哲恐學者徒重形式,輕忽實際要義,故以十三
勢命名。而十三勢之名稱,在一百餘手太極拳中,除進退外,學者欲求十三勢之
所以然,自非細心體驗不可。至名小周天者,則係道家名詞。

        此種拳術,原出道家導引之法。道家工夫,有動靜二種。靜者為坐功。坐時
,所守雖各有不同,而其功在呼吸則一,故名吐納。動者為引功。引功亦各有所
守,而意在周遍,故名導引。人之一身,縱有任(胸前)督(背後)脈,橫有帶
脈。象法天地,縱橫互轉,周遍全身,為一小周天。後人誤作小九天,則義無所
取矣。斯亦因其內含之意命名,與形於外之動作無關也。

        以上所舉各名稱,雖皆含義至深,名實相副。然或則微嫌隱晦,或則偏重外
形,胥不及更名太極之至當恰好。太極之名,流傳最古,在首創文字之時,古聖
人以之象徵天地者也。其形為一圓,中以 S式之線,區分紅黑。略具知識之吾國
人,一望即能辯其為太極圖也。紅者,象徵乎陽;黑者,象徵乎陰。太極拳者,
亦即每一動作之中,皆以圓為體,陰陽為用。所謂動靜也,虛實也,剛柔也,開
闔也,屈伸也,弛張也,存亡也,皆陰陽也。名異而實同也。

        所有太極拳全部之動作運用,無在不以圓為體,陰陽為用。舉長拳、綿拳、
十三勢、小周天等含義,以太極二字包括無遺。形於外者如此,藏於內者亦如此
。運於全身者如此,觸於局部者亦無不如此。命名之至當恰好,無過於此者矣。
然時人有因此拳名為太極,而棚、履、擠、按、採、冽、肘、靠八勢,古人有格
於八卦之說,遂不察古人以離坎定方位之意,妄加穿鑿,以易之象詞,為附會之
具。謂離為火,有炎上之象;坎為水,有就下之象。一若全部易經,專為太極拳
而說法者。使學者幾疑太極拳為神化之術,非精通易理後不能學,豈非自欺欺人
之甚者乎。或曰:時人附會易理,持之有故,義似可通,何妨並存其說,俾好學
深思之士,得於此中求得奧義,詎不甚佳。余曰:不然。一切拳術,皆應從實際
工夫著手,豈口舌閒事。即陰陽二字,悟其功用,可謂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然
其所以運化之巧,雖以數十年研磨之力,猶苦難窮。時人所附會者,理論誠玄,
於事實何補,徒以紛紛者亂人心曲耳。

        至謂持之有故,義似可通,則一切技藝,皆通於道。佛言道在一切處,豈惟
太極拳與易理可通。在進於道者觀之,則一切與一切皆無不可通也。讀予文者,
幸毋震於虛聲而遵循其不切事實之理論也。



        
用意

        太極拳為內家工夫,學者之能成就與否,其關鍵全在知否用意。知用意則有
成,不知則否。用意愈精,則工夫愈細密。先哲論著中,關於用意之指示,如:
「凡此皆是意,不在外面。」如「命意源頭在腰隙」,如:「勢勢揆心須用意」
,如:「意氣君來骨肉臣」,如:「意氣換得靈」等等,不勝悉舉。用意之關係
重大,從可知矣。惟學者不經傳授,雖熟讀先哲之文,仍苦不知用意次第。因太
極之著法,與他拳迥異。他拳肘則為肘,膝則為膝,效用顯露。學者易求其力量
集中之點。每一動作,心目中皆得設假想之敵。拳術之動作愈簡明者,練習愈易
收效。因其用意所在,顯然可見。如近世歐美盛行之拳鬥,用意極簡,成就極易
。捨憑藉天然壯健之體力,加以鍛練外,無所謂藝術也。太極拳則不然,力量集
中之點,初無定位,其目的在能求於應用時,因敵變化。故於練習時,務令周身
無一處非力量可集中之點。欲於用時能臻此境界,全在練時用意周密。惟太極之
著法,既不如他拳之肘則為肘,膝則為膝。故第於每一著法之中,細求其棚、履
、擠、按、採、冽、肘靠之方位而加之意焉。

        如何是八者之方位,前章已言之。太極之動作,以圓為體。每一圓中可分析
為四正四隅,即寓八法。進退顧盼定,亦同寓八法之中。非於八法之外,別有進
退顧盼定也。例如棚、擠、靠為進,用右則左顧,用左則右盼。履、按、採為退
,顧盼亦反於前。冽時可退可進,顧盼隨之而異。至中定尤為十三勢之主,不但
十三勢以中定為主,可謂一切法皆由中定而生。無中定則一切法胥無所附麗。譬
之以規劃圓,定點不栘,圓斯成就。若無定點,規雖在手,圓不能成。太極既以
圓為體,則每圓中,必有其定點,毫無疑義。惟太極之用遍全身,圓亦遍全身。
初學者,將以何法求每圓之定點。用簡御繁之道,在先求一身中定之點。一身中
定之點何在,則在腰間。太極拳之原則,為不用力而用意。故於每一動作之先,
須注意腰部。體以規劃圓之不移定點,然後發為各種動作。先哲論著中所謂刻刻
留心在腰間,所謂命意源頭在腰隙,所謂腰如車輪,所謂主宰於腰,皆明示中定
之點在腰也。

        至每一動作用意所在,則當就其形式仔細揣摩。因太極之形體,各師傳授不
同。有所謂大架子、小架子、新架子、老架子等等分別。動作極不一致,然其屬
於意者則無不同也。練時只須認真分析,進則為棚,為擠,為靠,或為冽,為肘
。揣摩其意,並使之連續。退則為履,為採,為按,或為冽,為肘。就形體之近
似,而加之意焉。唯此說法,乃就初學不知用意者勉強分析而言,使得有下手之
處。若進一步言之,則每式皆含有十三勢,進退顧盼不能拘也。初學者最好先求
手之用意。兩手分出賓主,僅注意主手,賓手隨主手而動。

        以上動作,雖皆主宰於腰。而用意不妨先求其在手者,因手之動作顯著,應
如何用意,尚易揣摩。略舉二例,以概其餘。初學者,揣摩用意,未必適合。然
寧可錯誤,不可無意。意隨動轉,變換自靈。先哲謂意氣須轉換得靈。乃恐後人
緣外家拳練法,拳則注意於拳,肘則注意於肘,而忽略太極連綿不斷之意。所謂
動則變,變則化,亦是此意。學太極拳者,若不能勢勢揆其用意,即練習純熟,
亦不過進退周旋之屬於外形者也。內家云乎哉!藝術云乎哉!



        
開闔

        前章言用意,固為練太極拳者,必不可忽略之條件。然同時必於每一勢中,
求其開闔之跡,然後意乃可施。開闔云者,就太極以圓為體而言。圓為兩弧相合
而成,向外半弧為開,向內半弧為闔,每一開闔應先知其樞紐所在。

        樞紐者,亦即前章之中定。太極全部拳勢中,有全身之大開闔,有局部之小
開闔,有縱開闔,有橫開闔,有正開闔,有斜開闔,有內開闔,有外開闔。運用
開闔之意,外有跡象可尋者,為外開闔。而每一大開闔中,周旋進退之間,含有
無數小開闔。外無跡象可尋,意實連續不斷。此非局部小開闔,因局部小開闔有
跡象也。如進退之轉換,往復之折疊,皆有內開闔。外開闔易知,內開闔每易忽
略。此等處若無內開闔,則進退往復皆成虛設。勁斷意不斷之言無據矣。更有屬
靜坐之內開闔,玆不具論,當另文詳之。無論太極之開闔不盡於此。且師承各異
,姿勢不同,開闔之象,亦因之有別。即同一師承,各人之心得體驗,亦未必盡
合。尤有教時未嘗注意開闔,動作含混。常有有開無闔,及有闔無開者。亦有連
數開或數闔於一處者。論理無開不能有闔,無闔何以有開。然教者初未注意開闔
,全部拳勢中,開者不知其為開,闔者不知其為闔。囫圇吞棗,無異舞蹈。雖習
練甚久,何俾實用。

        學者欲於太極得真藝術,非求每一動作中開闔之勢,而以意附於開闔之中。
前言開闔之樞紐,即是中定。局部小開闔,其樞紐在每一開闔之中心。然初學者
若從枝節處著手,即甚瞭然亦不易合度。惟有先求其總樞紐所在,每一動作,用
意皆從此點出發。久之自能節節貫串,無在不有開闔,無在不有樞紐矣。總樞紐
何在?則上下者在腰,左右者在脊。在已得此中三昧者,惟覺一切動作樞紐,悉
在腰間。然練習步驟,如雲手、野馬分鬃等,左右開闔之勢,若不知以脊為中樞
,以著者個人經驗推之,殊難得機得勢。於此知古人所謂牽動往來氣貼背,斂入
脊背。所謂尾閭中正神貫頂,及頂頭懸,力由脊發諸云云者,皆明示後人以脊不
可忽也。陳品三日:「開闔虛實,即為拳經。」虛實亦即開闔。十三勢歌曰:「
屈伸開闔任自由」。屈伸亦即開闔。質言之,太極拳無窮妙用,開闔二字盡之。
學者不於此中探索,將於何處下手?

        太極術語,有陰陽、虛實、剛柔、弛張、進退、動靜等等,皆同物而異名。
各代表其一部動作之意義,無有如開闔二字之恰當者。開字寓陽、實、剛、張、
進、動等意,而兼有其作用。闔寓陰、虛、柔、弛、退、靜等意,亦兼有其作用
。且陰陽虛實等代名詞,不合樞紐之意。使學者不易領悟。唯開闔二字,顧名思
義,其作用異常顯著。尋常事物之以開闔為用者,如戶牖摺扇,人所習見。雖至
愚之人,亦可瞭然於其所以能開能闔者,端在樞紐。樞紐一經動搖,開闔之用,
隨之消失矣。非若陰陽虛實等名詞之僅能代表其一部份意義也。

        惟是以著者十餘年中所見各家太極拳著法。如孫祿堂派之傳自郝為真者,與
陳子明一派之傳自陳海村者,固形勢大異。即吳鑑泉先生一派之傳自楊露禪者,
亦與楊家今日授徒之形勢有別。著法既殊,開闔之跡自然迥異。且多有頓足奮臂
軒眉怒目之姿勢,一若外家拳之蹈厲騰踔,威猛不可一世之概。欲於此等著法中
求開闔,難已難已。王征南曰:「今人以內家無可眩耀,於是以外家攙入之,此
學行當衰矣。」此弊自古已然,不自楊家始也。吳鑑泉先生獨能篤守家法,精粹
純一,得未曾有。吳子鎮(鑑泉先生長子)言其祖父全佑先生臨終遺囑,諄諄於
太極拳,謂當謹守成規,不可自作聰明,擅作更易。蓋亦有見於當時賢者所為,
而與王征南有同慨,遂不自覺其言之諄諄也。



        
呼吸

        十三勢行功心解言:「能呼吸然後能靈活」。著者初疑人孰不能呼吸,無呼
吸豈非死人。甲戍冬王師潤生來長沙,乃得釋疑解惑。呼吸雖為人所必有,然與
拳術無關,則不得謂之能呼吸也。太極為道家之導引術,前已言之。而內家拳之
所以異於外家拳者,亦只能呼吸與不能呼吸而已。

        太極拳經言:「氣宜鼓盪」。太極拳論言:「氣沉丹田」。十三勢歌言:「
氣遍身軀不少滯」。又言:「腹內鬆淨氣騰然」。「意氣君來骨肉臣」。十三勢
行功心解言:「以心行氣」。「以氣運身」。又言:「行氣如九曲珠」。「氣斂
入骨」。「意氣須換得靈」等等。關於氣之指示,可謂至詳至盡。然學者果以何
法使之鼓盪,使沉丹田,使遍身軀。心如何行氣。氣如何運身,如何能如九曲珠
無微不至,如何使斂入骨,如何變換得靈。縱熟讀諸篇,苟不知從呼吸著手,即
數十年純功,亦終無完成以上諸標準之日。凡此皆氣為之主宰。顧行功心解篇末
有在精神不在氣,在氣則滯,有氣者無力,無氣者純剛等矛盾之言。遂使今之學
太極者,誤解用氣為太極所忌。鮮知呼吸關係之重大者,豈不可哀。更有略解生
理學者,謂呼吸以肺不以腹,橫膈膜以下非呼吸所能達。世人所謂腹部呼吸者,
僅橫膈膜運動而已。道家之丹田在臍以下,豈呼吸之氣所能沉到者。嗚呼!此理
可據,則先哲種種關於氣之指示,皆不切事實矣。夫氣豈惟丹田可至,本來周遍
全身,任何部份不容須臾滯塞,滯塞則成偏枯矣。周身毛孔之能排洩,非氣之作
用而何?祗以常人呼吸,皆因其生而之之本能,毫無用心於其間。故於主宰生存
動作之氣,絕無操縱指揮之力。

        古人知人生壽夭之關鍵在此,乃有道家吐納導引之術。吐納即呼吸,導引則
太極其一也。學者欲了生死之大道,應覓善知識,求太極之真藝術。第一步但須
呼吸歸根。歸根云者,即每吸使歸丹田,每呼使從丹田出。練拳時如此,不練拳
時亦如此。佛家所謂行住坐臥不離這個,這個者丹田也。道家所謂守竅者,亦丹
田也。推丹田所在,諸家傳授不一。觀眉間白毫,則丹田在眉間。觀鼻端,則丹
田在鼻端。坐道有守兩腎者,則丹田在兩腎。有守臍以下三寸一分者,則丹田在
臍下。總之守在何處,則丹自何處產生,故名丹田。吾人非辦道之人,他人所守
,是否得當,可不具論。就太極求丹田,在兩腰之間,絕無疑義。先哲指示刻刻
留心在腰間,誠一語道破。一片婆心。深可感念。

        第一步習久自然之後,第二步乃於練拳時,使呼吸附麗於開闔之中。呼附於
開,吸附於闔。全身大開闔無論矣,即局部小開闔呼吸亦宜認真。二人練習推手
時之呼吸開闔,尤不可苟,不可亂。能如此行之經年,先哲指示諸端,自然成就
。呼吸歸根屬於意之操縱,即是以意存想丹田,所謂以心行氣者是也。此為屬於
內者以意為主,無可懷疑。然著於外之形勢,若不與意相呼應,氣且因之散亂,
不容操縱矣。

        習太極拳者,沉肩墜肘,合胸拔背等詞句,莫不口頭爛熟。究竟何以必沉肩
墜肘?何故須含胸拔背?曉其含義蓋寡。惟其含義不能盡曉,故多認二語為練太
極拳必具之條件。遂致勢勢皆沉肩墜肘,勢勢皆含胸拔背。不知沉肩墜肘,含胸
拔背,以虛實論則為虛,以陰陽論則為陰,以剛柔論則為柔,以開闔論則為闔,
以呼吸論則為吸。用之當斯為內外相合,不當則相乖違矣。沉肩墜肘之意義有二
。第一義在輔助氣沉丹田之功。其法係以肩壓肋,以肋擠小腹使突出。全身骨節
鬆軟,寓下沉之意。如此習練既久,下部自然沉重。第二義在發勁。太極發勁,
雖不拘一方。然運用究以手為便利,而用手復以向上為易使敵方根本動搖。經云
:「如意欲向上,即寓下意,若將物掀起而加以挫之之意。」故沉肩墜肘為發勁
之預備動作。行功心解所謂:「勁以曲蓄而有餘」。沉肩墜肘亦是曲蓄之意。含
胸拔背之意義亦同。以練體言,為氣沉丹田之輔弼運動。以練用言,為走手化勁
之一種方法。在勢應闔,在氣應吸者,始得用之。如勢為開,氣為呼,亦拘泥沉
肩墜肘,含胸拔背之法,是不明二者之意義。即練習甚久,亦有體無用之功夫耳
。著者所見當世太極拳名家犯此病者不少,故言之。



        
虛實

        虛實原可以開闔呼吸二義包括言之。但恐初學之人,著法未熟,不易領悟。
太極拳經所謂虛實宜分清楚者,因太極之全部作用,只在捨己從人四字。質言之
,即是因敵變化。欲於用時能捨己從人,能因敵變化,在練時非虛實分清不可。
太極拳之所以異於外家拳者,即在每一動作中,包含作用甚多。然學者不可就其
著法之形於外者意為附會。謂某手作何用,某手如何應敵。如此牽強附會,以求
太極之作用,則太極不逮外家拳遠矣。

        練外家拳有假想敵,練太極亦自不能例外。但太極之假想敵,應隨著法而異
。每一著法之注意點寸寸移動,即假想敵亦寸寸變換。無一成不變之攻,即無一
成不變之守。攻守即虛實,亦即粘走、開闔、動靜、剛柔、陰陽、弛張;名異而
實同。以單鞭論,為左右之開闔,其樞在脊。練時只應注意左手從右脅穿出時,
在勢為闔,在氣為吸,與左雲手之闔時無異。故右臂須隨之左移,此時兩肩有向
內抱合之意。俟重心移至左足,則勢變為開,氣變為呼,兩肩向左右張,而注意
點則從脊向左肩而左臂肘,左腕,以至緣左手掌側達於掌心寸寸移開,斯為縝密


        吾人須知古人創造拳架,無非集合幾許著法,使得柔活其肢體,運用之妙,
豈有定式。能用太極幾許著法,使四肢百骸同其柔活。用時須捨棄一切著法,方
能實得太極之法。如以著法為法,將並人類生而具有之自衛本能亦消失無餘。學
者如昧於此理,太極無一法可用。明乎此,任取一勢,皆足應付一切而不窮。蓋
臨敵時迅如風雨,豈容有用腦餘地;非令四肢百骸全部能自為攻守,將何以凌越
於外家拳乎?欲臻此境,全在虛實分清。練體則「一處有一處虛實」七字盡之。
知此七字之意,便知不但兩腳要分虛實,一腳亦應分出虛實,兩手固有虛實,一
手一指乃至無在不有虛實。此之所謂虛實者,注意之先後次第也。

        練時萬不可認定幾許著法為打人之法,以貽買櫝還珠之誚。練用之初步工夫
,在棚履擠按四勢分別清楚。棚之意義有二,一屬於內,一屬於外。屬於內者為
棚勁。棚勁也者,如木漂水中,隨按隨沉,隨起隨浮,隨撥隨轉之意。太極粘連
黏隨不丟不頂之作用,皆棚勁為之。屬於外者為棚勢,即棚履擠按之棚,為十三
勢之一。在推手中與按不同之點為按意向下,棚意向上;棚為前進,按為後退。
有謂以被棚之手為棚,以棚手為按,謂係駕禦敵人之按手,使不致按至胸腹貼近
故曰棚,是誤棚勁為棚勢矣。如此棚勁,何勢無之,無則不成為太極。推手之棚
,係以雙手粘住對方肘腕,向對方胸前棚去。在勢為進,在用為攻,在體為動,
在氣為呼,在式為開,在變勢為實。被棚者用履,因勢利導,使棚勢落空。履者
,在勢為退,在用為守,在體為靜,在氣為吸,在式為闔。故須沉肩墜肘,含胸
拔背,與棚者完全相反。棚者落空,乘機用擠。履者因擠變按。擠仍為攻,按仍
為守。按後轉守為攻,仍以棚擠加諸人,而受其履按。循環往來,互為虛實,所
以互練觸覺也。

        至於攻者實中有虛,守者虛中有實;則棚擠之手為實,其餘一手為虛,履按
之手為實,餘手為虛。唯棚按為兩手同行,虛實可互換;擠履則一手獨任,兩手
虛實已甚分明。虛實變換,是在轉移。溫縣陳品三所著太極拳圖說中,稱此轉移
為纏絲勁,亦是虛實觸處變換之意。或曰:履按同屬動,云何在體為靜。曰:棚
擠為攻,為自動,故在體為動。履按為守為被動,其體本靜。唯其能靜,乃能因
敵而動,舍己從人,故雖動猶靜也。十三勢行功心解言:「靜中觸動動猶靜」。
其意即是,本在靜中,因觸覺而有動,雖動而其靜之體不變。又言:「一靜無有
不靜」。眼耳鼻舌身意有一不靜,便不能因觸覺隨機應付。

        拳術雖小道,實具佛家寂而能興,感而遂通之理。即謂太極拳為了生脫死至
高無上之妙道,非誇也。聞之前輩有言,楊露禪先生臨終預知時至,端坐吉服而
逝。古之高僧,何以加焉。推手只求棚履擠按四勢,乃為初學入門求便利,故列
採冽肘靠為四隅推手。實則採冽肘靠應包含於棚履擠按之中,如擠中有靠,履中
有肘有冽,按中有採,非如此其式不備,其用不全。前言棚擠為進,履按為退,
而顧盼亦在其中。如右擠則左顧,左履則右盼,其勢順,其機暢也。至於中定,
前已言之,為一切法之所由出,是推手必十三勢具備。習之久,然後虛實能分清
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