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拳要義          
                                                                                                                                   
陳品三遺著
 
一、

  拳之一藝雖是小道,然末始不可即小以見大,故肄業之時,不可視為兒戲,而身體必以
端正為本,身一端正,則作為無不端正矣!大體正則小體皆正,況此藝全是以心運手,以手
領肘,以肘領肩,以肩領身,以全體論,則心領乎手。以運用論,則手領乎身,身雖有時倚
斜,而倚斜之中,自寓中正,不可徒以表面觀之,而失其大中至正之法,能循規蹈矩,不忘
生枝節,自然合拍。
 

二、

  心為一身之主,心一動則官骸聽命,官骸不循規矩,非官骸之不檢,實檢官骸者之不檢
焉。孟子日:出入無時,莫知其鄉者惟心之謂與,又日:一人雖聽之,一心以為有鴻鵠將
至,可見人之有心,但視其操與不操耳,能操則心神內斂,故足容重,手容恭,頭容直,目
容肅,種種官骸皆在個中,心在故焉。不操則心恆馳外,故視不見,聽不聞,食亦不知其
味,一切行為皆出個外,心不在故焉。

  打拳一道,口授俱多,著述甚少,故當耳提面命,尤得留心聽記,蓋文事武備,不習心
者往往視為兩橛,而不知實本於一流,其外面動靜之形跡與堶推R躁之神明,皆由其心之寧
靜與否,心苟寧靜,凡四體之開合擒縱,莫不有自然之機致,至當恰好,無可加損者,存乎
其中,苟細心體會,何難升堂入室,只要如行遠自邇,登高自卑,不躐等而進,不中道而
止,以我之心思智力,窮行〈練拳之理〉之高遠精微,壹志凝神,精進不已,層累曲析,無
不致極,即身所難之境,皆可以心達之,無他有心而能用之也。

  故凡學拳者,皆當操心,世人皆以拳為末藝,其學習時,往往嘻戲從事,或畏難懈惰,
皆難學成,故未上場時,先須打掃其心,使其心情淨一物無所著,然後上場,平心靜氣,上
體自然靈動,下體自然穩重,任天機之往來,運吾身之闔闢,儼然一太極元氣,周流無間,
學習一遍,平其氣息,必使四支運動之跡,仍渾然歸於無形,方為學拳準的。

 
三、

  練拳多不講理,不講理但論血氣,無惑乎手之多失於硬也,所以練拳貴先講理,順其性
之自然,行其勢之當然,合乎人心之同然,而深究其勢之所以然,勿使心有茫然,一開一
合,始則勉然,一動一靜,久而自然積久而始而惺然,繼而恍然,終而豁然,以至於盎然,
粹然,而歸於渾然,其實我之於拳用功並無拂然,一皆率其性之本然而然。

 
四、

  練拳者,運動吾身,不滯不息,不乖不拂,不偏不倚,無過不及,是為中氣。拳家苟能
順其天機之自然,抑揚頓挫,動合天然,圓轉自如,亳無窒礙,他日遇敵,自然有餘地,不
然渾身一片硬氣,猝遇好手,只覺束手無策,進不能進,退不能退,一任他人發落而已,純
何如也,人亦何樂用硬氣而不用中氣哉!
 

五、

  心之所發謂之意,人之練拳,其意初發,如作文寫字,下筆帶意之意,意於何見,於手
見之,意發於心,手即喻之,而形諸五官百骸,極有斤兩,極有神韻,心正則意之所發者皆
正,而四支之運行亦正,心邪則意之所發者皆邪,而四支之運行亦邪,此練拳之先貴誠其意
也。曷言乎爾,如人心平氣和,則發於言者和順可聽,此意之由和而發者也。如人意氣過
盛,其發於言者皆帶激烈之氣,此意之由於怒而發者也。練拳觀其舉手和順,即知其意念和
順,周中規,折中矩,實理貫注於其間,絕無冗雜,觀者亦覺清爽,皆意所發之乾淨為之
也,著著俱有實理,著著俱有真意,非徒以硬手硬腳,全憑霸氣,形之於外,毫無蘊諸之意
藏於中,此意之所以貴誠也。學拳者審之。

 
六、

  志者心之所之也,意念一發,而志即隨其意之所往而亦往,人惟能專心者,乃能致志,
致志先由立志,人不立志則無所樹立,人不致志,則半途而廢,始雖有志而無志也。有始無
終故也,此練拳所以實立志,尤貴致志。苟能致志,加以果毅功夫,則有志者竟成,他日不
可限量,皆志為之也,此練拳之貴乎有志。

 
七、

  理之存於中者為性;發於外者為情。如樂有清濁高下之致,謂之聲情;舞有進退旋轉,
謂之神情。人有交接往來,謂之人情;物價之多寡不同,人心之好惡各異,謂之物情。是太
極拳之抑揚,反復獨無情致乎。

  拳無情致,如死壓地泥槊木偶,全無景致,有何意趣。照自己說有何可嘉照外人說,苟
能知作文之先優後應,機致流通,其一段生龍活虎,變化捉摸不住氣象,在己既可興發人之
志氣,在人則可令觀者拍案驚奇,眼中顧睹,口中樂道,心中顧學,甚矣!此情之所發,打
拳者不可不留心也。如文有聲情,鏗鏘可聲,頓宕可玩,藝之於此,尤有可觀矣!

 
八、

  層巒疊嶂者,山之景;波流瀠迴者,水之景;千紅萬紫者,花之景;春暖花開者,時之
景;人打拳亦如是也。其開合擒縱,屈伸往來,一片神行,曲折如畫,是之謂景。景之不離
乎情,猶情之不離乎理,相運故也。心無妙趣,打擊決打不出好景致,問何以打出好景致,
始則遵守規矩,繼則化乎規矩,終則神乎須炬,在我打得天花亂墜,在人莫喝彩稱奇,直如
天朗氣晴,惠風和暢,陽春煙景,大塊文章,處處則柳豔花嬌,層層則山靈水秀,遊人則觸
目興懷,詩家則振筆寫妙,雖三百里之嘉陵山水,不足盡也。嘻,拳能至此,其技過半矣,
豈不美哉。


九、

  人之精神,雖存乎官駭之中,充足則溢乎官駭之外,其外見而先見者,心手眼居多,凡
事心手眼俱到,則有神,無神則形皆死煞,少生動之意,不足動人。神之在人不止於眼,而
要於眼,則易考驗,故打拳時,眼不可邪視,必隨左右手以往還,如打攬扎衣眼隨右手中指
行,攬扎衣畢,眼即注於右手中指,打單鞭眼隨左手運行,單鞭畢,眼即注於左手中指,打
披身錘,眼看住後腳,打肘底看拳,眼注於左肘下,打小擒拿,眼注於右手與右掌,打摟膝
拗步,眼注於右手中指,打初收,眼注於右手中指,打抱頭推山,兩手並推者,眼看敵人
胸,右手在前,左手稍後者,眼往右手中指,打跌岔,眼先看左手,待身起來,右手向上,
眼看右手,打指擋錘,眼注右拳,打鋪地錦,眼看左手,打跨虎,眼看右手中指,打當頭砲
,眼注於左拳。以上四支,孰為直符,眼即注於直符之支,而全身精神皆聚於此,任在熱鬧
場中,目無旁視,如此方覺有神,亦有四支,直符在此,而神反注於彼者,是變格也,不可
據以為常,要之,打拳則上下四旁眼都得照顧到,果能一志凝紳,心手眼一齊俱到,自覺詡
詡欲活,奕奕育神矣!學拳者當細驗之。

 
十、

  化也者泯規矩之成跡,而自合規距,是妙乎規矩而神乎規矩者也,化有大化,造化變
化、消化、神化諸名,此以造詣境地言,專以神化為主是妙,萬物而言,莫明其妙,名之日
化,必熟而又熟,以至無形跡可擬,如神龍變化,捉摸不住,隨意舉動,自成法度,莫可端
倪,說有即有,說無即無,技至此,真神品矣!而大化、造化、消化、變化,太極體用和盤
托出,雖小道至道存焉,所謂即小以見大者,蓋此拳豈易言哉!


十一、

  拳乃武備中一端,其運用手足,或正或偏,或上或下,或左或右,或前或後,因其理而
立法,因其法以呈形,名之日勢,即俗名所謂著,當下功夫之時,必思此勢,由何發起,中
間如何運行,結尾如何收束,表是何形,裹是何勁,從心坎中細細揣摩,此勢之下,與下勢
之上,其夾縫中,如何承上,如何啟下,必使血脈貫通,不令有一絲隔閡,判成兩橛,始而
一勢自成一勢,終而百勢連成一勢,如攬雀尾,右手從左腋前起端,手背朝上,手指朝下,
先轉一小圈,從下斜而上行,過上星神庭前,越右耳外,徐徐運行,肐膊展到八九分,不可
滿足,滿則應用時必致招損,手與肩平,此是順轉圈,用纏絲勁,由腋自內往外,斜纏到
指,不可後擘,擘則無力,不可太彎,彎亦無力,必得不偏不倚之方佳,左手是倒轉用纏絲
勁,由乎外掌過手背,纏到肩後外腋止,兩手合住勁,右乎如新月半彎形,勁似停,實不
停,停則氣斷矣!待內勁行到十分,則下勢即接住,從此起矣,右足也如是,畫半個圈,展
到先落僕參穴,過湧泉,至大敦隱白止,其止也,實而虛,右腿用順纏勁,由大敦起,過腳
面,至足外腓,從湧泉斜纏至內踝骨,一直由內而外,逆行斜纏大腿,纏至腰左,足趾向
北,用倒纏勁,由外向媊鞢A纏到大腿根,歸丹田中極,右手與右足一齊起一齊落,說合上
下官骸一齊合住,四支更不待言,右手內勁,充於肌膚,頂勁提起,腰勁下去,襠勁開圓,
又要合住,襠自然合住,合也者各全體皆合,無令一處不合,此是一勢規矩,自為一著,其
中繁頤,猶有言不盡意,古人立法如是,用其深心,猶恐不能制勝,而況多數之著,其用心
良非易也,大凡手動為陽,手靜為陰,手背為陽,手腕為陰,前則為陽,後則為陰,亦有陰
中之陽,陽中之陰,某手當令某手為陽,某手不當令某手為陰,亦有一勢,先陽後陰,外陽
內陰,一陰一陽,要必不偏不倚,無故不及,此學之者不可不留心也,一勢之微,千言萬
語,筆之數行,難盡其妙,當場一比,心即了然,於此,見拳之貴乎口傳也,一落紙筆,皆
成糟粕,棄糟粕,而取精華,則可與共學,可與適道矣!
 

十二、

  以上所言皆言拳也,不學無以知,不學無以能,惟於拳之不知者,學以求其知,拳之不
能者,學以求其能,果能敏而好學,再能學而時習之,則向之不知不能者,今則無不知,無
不能矣,斯拳不外虛實開合之理,抑揚頓挫之勢,苟能百倍其功,雖愚必明,雖柔必強,孔
子日:我學不厭,人之於拳,亦惟學而不厭而已矣!

 
十三、

  思者,思其所學也,學而不思則罔,故必用其心力於所學之中,講習研究,凡拳中之層
累曲折,自起落以至於精微,奧妙不使有一毫疑惑者,則思之為功居多,故先由淺入深,由
近及遠,思其當然,並思其所以然,不能明晰,或問之於師,或訪之於友,則所思者不患不
能明,此是格物功夫。曾子作大學乃日,致知在格物,思固不廢乎學,學亦不能廢乎思也,
此學思不可以偏廢,淺言之,凡學拳者,當用心學之,不可忽略。

 
十四、

  天地之道,惟有一琣r,可以成事,琚A久也,雖一藝之微,苟能久於其道,未有苗而
不秀,秀而不實者也,孔子曰:人而無琚A不可以作巫醫,此學之貴乎有琱],志為作事之
始,甯飢@事有常,二字乃學拳要訣,吾師又作五言詩,勗學者守痗Q誠,其詩云:「理境
原無盡,學拳意貴誠,三年不窺園,一志並神凝,始則從良,繼則訪高朋,誘掖合獎勸,一
線啟靈明,一層深一層,層層意無窮,一開連一合,開合遞相承,有時引人勝,才欲罷不
能,時習勤黽勉,日進自蒸蒸,一旦真積久,豁然皆貫通。

 
十五、

  夬,決也,心貴決斷,人惟猶疑不決,多敗乃事,學思琱T字雖好,苟不決斷,則所學
無論何事,皆辦不成,惟拿定意,一直長往,心不口惑,夫而後所學所思,加以琱[工夫,
則萬事皆可有成,何況拳之藝乎,此學拳猶貴於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