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二十一、志傳薪火﹐北上游俠

      楊露蟬生有異稟﹐打定主意﹐誓不回頭。這時走到廣平府近處﹐卻不禁住了腳。悵望故
  鄉﹐臨風洒淚﹐前情舊事想了一遍﹐覺得自己流浪四五年﹐一技無成﹐重歸故里﹐“我拿什
  麼臉﹐見那勸阻我的人啊﹖”坐在一個大土堆上﹐望著廣平城府﹐睥睨在目﹐雉堞依稀。他
  若返回故鄉﹐還得穿府鄉而過﹐再走百十里。沉思良久﹐左右為難﹔一頓腳﹐又想起鐵掌盧
  五師傅。於今五年闊別﹐我再去登門﹐求學他那“先天無極掌”如何呢……於是楊露蟬一蹶
  努坐起來﹐重奔直魯豫邊界黑龍潭。
      但是還沒到地方﹐便突然聽見驚人消息﹐盧五師傅教他一個叛徒連累﹐已經打了官司﹐
  並且負怒嘔血﹐在獄中生了重病﹗
      楊露蟬愕然﹐愣了半晌﹐忽然掉下眼淚來。店中人各個詫異﹐都道楊露蟬必是盧五的徒
  弟﹐乍聞噩耗﹐失聲落淚﹐這個人倒有好心。他們那里曉得﹐楊露蟬自恨蹇澀﹐投師無緣呢﹖
      楊露蟬重打定主意﹐左思右想﹐忽然又想到太極陳。太極陳性情冷僻﹐卻是在武林不得
  人心﹐在故鄉頗負清望﹔人家才是不會騙人的良師﹐與竿子徐、地堂曾、宗勝蓀的大言欺
  世﹐截然不同。
      楊露蟬抽身離店﹐二次南行﹐拔眉改貌﹐更衣飾丐﹐來到陳家溝。他想﹐陳門嚴扃﹐料
  難混入﹐但能與陳門弟子方子壽之流親近﹐也許間接獲得薪傳。想不到機緣湊巧﹐他仿效曹
  參門客的故智﹐居然得入陳門為□。現在三年裝啞﹐一旦敗跡﹐偶因喝采﹐被師窮詰。
      楊露蟬於驚悸中慷慨陳辭﹐細數這八年來的坎坷艱辛﹐陳門群弟子聽了﹐無不駭然。再
  看太極陳﹐依然沉吟不語﹐只細細打量楊露蟬的貌相。好久好久的功夫﹐太極陳把大弟子傅
  劍南叫到客廳外面﹐低囑數語。傅劍南點頭默喻﹐把楊露蟬帶到別院﹐慢慢的盤問了一通夜。
      兩天後﹐太極陳修書一封﹐暗遣大弟子傅劍南﹐到山東曹州府﹐拜訪老鏢客劉立功﹔又
  派三弟子耿永豐﹐前往廣平府﹐尋找一個熟人﹔並派五弟子談永年﹐前往鳳陽府﹐打聽地堂
  曾的為人和事跡。
      二十天後﹐耿永豐先轉回來﹐具說廣平府確有個楊家莊﹐楊家莊的首富楊某人早歿﹐他
  的兒子名叫楊露蟬﹐自幼好武﹐入豫游學﹐已經八年未歸了﹐卻是常通書信﹐他家的管事也
  常常按節給他匯錢。楊露蟬家確是世代安善農民。
      跟著大弟子傅劍南從曹州府回來﹐帶轉老鏢頭劉立功的一封信﹐証實露蟬確是劉老鏢頭
  的徒弟﹐曾於八年前﹐遵師勸告﹐入豫投贄﹔只有偷拳的事﹐卻是徒弟年輕無知﹐弄出來的
  亂子。劉立功對劍南很說了些客氣話﹐自承教徒不嚴﹐致犯偷招之罪﹐本當親來負荊﹐無奈
  年衰多病﹐腿腳不靈了。劉鏢頭年已七十﹐當年的威武消磨殆盡﹐展讀來書﹐措辭也非常謙
  抑。
      “劣徒年輕﹐冒犯尊嚴﹐請陳老師從重責打。如憐其年少無知﹐志慕絕藝﹐實無惡念﹐
  還望推情寬恕。”又說﹕“此子天才甚佳﹐如能得學內家拳技﹐將來造就﹐未可限量。”
      太極陳看罷來信﹐又等了幾天﹐五弟子談永年由鳳陽回來﹐卻是白跑一趟。那個地堂曾
  早於七八年前死了﹐門徒星散。有個姓楊的少年在曾門習過藝的話﹐當地沒人說得上來。
      太極陳詳加究論﹐至此已無可疑。楊露蟬真是個志訪絕藝的鄉農子弟﹐他並非別派叛
  徒﹐也非偷招的賊匪。他竟為了偷學太極拳﹐不惜屈身為丐為奴﹐箝舌裝啞。他雖然欺騙了
  自己﹐究竟其情可憫﹐其志可嘉﹔而且“這小伙子﹐他竟這麼羨慕我的太極拳﹐下這大苦
  心﹗”好像得了一個晚進知己一樣。
      於是太極陳又召集門徒﹐逐個問他們的意見。有的說﹕“怪可憐的﹐打兩下放了吧。”
  太極陳笑了﹐又問眾人﹕“放了他﹐好嗎﹖”
      群弟子又眾議從同﹐順著口氣說﹕“放了吧﹐怪可憐的。”
      太極陳哈哈一笑道﹕“放了他﹐我倒沒這麼打算﹐我打算把他留下﹗”出乎意外的﹐太
  極陳宣布了一句話﹕“我要收留他﹐做第九個徒弟﹗”
      群徒愕然﹐就有人問道﹕“真的嗎﹐老師﹖”
      太極陳道﹕“我幾時說過笑話﹖”立刻選擇吉日﹐令楊露蟬行拜師之禮﹐而且格外鄭重
  其事﹐破例的邀請了懷慶府六七位武林同道﹐當地幾位紳董摯友﹐如周龍九等﹐把這新收的
  弟子向眾引見了。耿永豐、談永年等看了﹐都覺得這實是師門多年來罕見之舉。
      太極陳親自拈香行禮﹐然後命令楊露蟬拜祖師﹐拜業師﹐拜師兄﹐然後宣布本門戒規。
  楊露蟬早已更換了衣冠﹐容采煥然﹐只有拔去的眉毛仍淡淡的似有如無。跨在香案前叩頭設
  誓﹐終生恪守師門戒條﹐矢不背叛。
      太極陳又向賓客述說這個小徒弟﹐三年裝啞﹐艱苦投師的經過。在場的人嘖嘖稱異﹐不
  禁齊聲驚嘆﹐見楊露蟬瘦小清秀的相貌﹐都以為奇。
      太極陳滿面歡容說道﹕“我陳清平幸獲本門拳劍槍三種技藝﹐承武林推重﹐許為絕技。
  其實這種太極拳並非多麼玄奧﹐不過是學的人須備三長﹐缺一不可。第一要有好的天資﹐第
  二要有好的師傅﹐第三要有好的機緣。只要有這三長﹐太極門的精義定可獲得。我陳清平忝
  掌這門拳術﹐多年來留心物色承繼人才﹐以期倡大門戶。我已經收了八個弟子﹐可是備具三
  長的並不多……”說到這時一頓﹐眼望傅劍南等說道﹕“先說這第二件好師傅﹐我就是一個
  不會授徒的老師﹔我自己很知道﹐我這幾個徒弟也很明白。”
      傅劍南忙道﹕“師傅太謙了。”
      太極陳含笑搖頭﹐接著說﹕“再說第三件要事﹐是有好機緣。怎麼叫好機緣﹖說開了﹐
  就是學的人要有長功夫來學。即如劍南吧﹐你實在是我的好徒弟﹐我滿指望你多跟我幾年﹐
  好鑽求一下﹐給我倡大門戶﹐無奈你為衣食所迫﹐老早的出了師門。你這就是空有好天資﹐
  可惜沒有好機緣。窮文富武﹐可惜你沒錢﹗”轉頭來﹐又對耿永豐、方子壽等人說﹕“你們
  呢﹐倒有長功夫﹐可就是天資差點。學太極門講到天資﹐倒不一定要怎麼虎背熊腰﹐頂要緊
  的倒在乎有沒有悟性﹐有沒有恆心。悟得來﹐耐得住﹐學著才有進步。”
      周龍九在旁聽著﹐點點頭﹐對身邊一位武師說﹕“回也聞一知十﹐這就是好悟性。人而
  無恆﹐不可以做巫醫﹐練拳學文俱是一樣。”
      那武師看了周龍九一眼﹐說道﹕“可不是﹖太極門倒不在乎膂力﹐教一回﹐練十回﹐那
  不就會了麼﹖”周龍九微微一笑。著他﹐不由臉上訕訕的﹐趑趄不前。
      太極陳道﹕“怎麼﹐你的勇氣又到那里去了﹖你就練錯了﹐誰還笑你﹖會到那里﹐練到
  那里。”
      楊露蟬赧赧的走到場心﹐先向來賓一揖道﹕“老前輩指教﹗”又向太極陳行禮﹐向師兄
  們一拜﹐說道﹕“弟子獻丑。師父、師兄指正﹗”
      楊露蟬一立太極拳的門戶﹐雖是偷學﹐已得訣要﹐只見他站好這“無極含一氣”的架
  子﹐沉肩下氣﹐氣靜神凝﹐舌尖抵上顎﹐腳下不“丁”不“八”﹐目開一線之光﹐潛蓄無窮
  之力。隨即把太極圖一變﹐旋展開拳招﹐初起時如春雲乍展﹐慢里快﹐動里靜﹐六合四梢﹐
  守抱一元﹐精神外露﹐不過不及﹐登時一招一式試演出來。
      大弟子傅劍南心中暗想﹕“到底此人的天資怎樣﹖”站在師傅旁邊﹐留神細看。
      露蟬走到第七手“摟膝拗步”﹐第八手“七星手”﹐第十手“手揮琵琶”﹐傅劍南驚說
  道﹕“師傅﹐你看我這楊師弟﹐這手‘七星’內力多麼充﹖‘手揮琵琶’的臂力也運得當。”
      太極陳道﹕“這還罷了。其實你看他‘如封似閉’、‘抱虎歸山’這兩式﹐可就運轉不
  靈﹐失之於偏﹐失之於滯了。‘海底針’這招﹐雙臂也稍高﹐氣就沉下去了。”
      傅劍南道﹕“師傅﹐‘摟膝指堂錘’這招﹐在太極拳中最難練﹐像楊師弟沒受師傅親
  傳﹐能夠練到這樣﹐也就很難得了。”
      轉瞬間楊露蟬練到二十八式“玉女投梭”﹐三十式“金雞獨立”﹐三十一式“劈面
  掌”﹐座上的武師同道都同聲贊嘆。這還是偷招﹐居然練到這樣﹐天才究竟是天才﹐絕技究
  竟是絕技﹗
      由這天起﹐楊露蟬正正經經列入陳門﹐得到名師口傳指授﹐自較暗地偷拳進步更速。七
  年後﹐楊露蟬誠可以升堂入室﹐盡獲薪傳了。
      一天﹐太極陳對楊露蟬說﹕“你累年苦學﹐已盡得我太極門的秘要。以後你自己勤修精
  練﹐無師已足自勵。你離家日久﹐可以回去看看了……你這幾位師兄各有所長﹐可是比起你
  來﹐你總是我最中意的徒弟。我門中掌門戶的大弟子﹐自然是你傅劍南兄﹔但是將來光大門
  戶﹐我卻指望著你。你要明白﹐我因為收你﹐很引得別個徒弟誤會。露蟬﹐你要給師傅爭口
  氣﹐要好好的自愛呀……”
      師徒二人慷慨話別﹐行了出師之禮。露蟬長揖肅立﹐揮淚請訓。他曉得師傅年已老邁﹐
  從此閉門謝客﹐頤養天年了。所有的同學都一一遣散了。
      太極門面上露出淒然之容﹐徐徐說道﹕“你我相處已久﹐你的為人我很放心。你的技藝
  雖已大成﹐你來日踏上江湖﹐務必還照現時一樣﹐要虛心克己﹐勿驕勿狂。多訪名師﹐印証
  所學﹔尊禮別派﹐免起紛爭﹐這是最要緊的。我一生收徒也少﹐我盼望你不要仿效我這樣孤
  僻﹐你還是多多觀摩別派的技藝﹐多多培植後進的人材才好。”因又想起黑龍潭的鐵掌盧
  五﹐對露蟬說﹕“我聽說此人現仍健在﹐你歸途之便﹐可以去訪訪他去。他的‘先天無極
  掌’和我們的太極拳﹐異派同源﹐若是見了他﹐可以向他討教討教﹐藉此驗証你自己的藝
  業﹐也考考人家這派的心得手法。考校的情形﹐等你到家時﹐你再寫信告訴我﹐不過你禮貌
  上要恭敬一點﹐人家總是個老前輩﹐你不可囂然自大……你如果到北方創業﹐在北京城天子
  腳下﹐把咱們太極門的拳技樹立起來﹐使它在武林中﹐能與別派並駕爭先﹐那麼樣更好﹐那
  就算你報答我了﹐你千萬不要挾技自秘。”又諄囑了一句道﹕“你不要學我﹗”
      楊露蟬恭聆師訓﹐叩頭起來﹐又向陳府上下辭別。這時三師兄耿永豐已因母老還鄉﹔五
  師兄、七師兄﹐也都先後藝成出師﹔只有四師兄方子壽﹐家居鄰近﹐時在師側。在同門諸友
  中﹐倒是方子壽和露蟬交情最厚。他自被命案牽連﹐折節改行﹐倒成了溫溫君子。
      楊露蟬見了方子壽﹐弟兄兩人握手告別﹐又叮嚀了後會。露蟬暗說﹕“師傅年已高大﹐
  嗣後師傅如果有個體氣違和﹐四哥﹐你千萬給我一個信﹐我好來看望師傅﹐服侍他老人
  家﹗”說罷﹐這才僕被登程。
      ------------------

 熾天使書城


                
【聲尾】

二十二、結網比武﹐藝斗群雄

      楊露蟬到今日才藝成出師﹐屈指離家已經十四年了。在這悠久年光中﹐他只回了兩次
  家。這一日重返故土﹐謹依師言﹐便道往訪盧五。
      無極掌盧五師傅早已出獄﹐這時他已五十多歲﹐快六十的人了﹐白發蒼然﹐非復當年氣
  概。楊露蟬身獲絕技﹐除了承師傅“□招”﹐跟師兄“試招”外﹐還不曾正式與人交過手。
  這一次以武林晚輩之禮﹐請見盧五師傅﹐也費了一回事﹐才得相見。敘談之下﹐面請試拳。
      盧五師傅端詳楊露蟬的形容﹐說道﹕“楊師傅﹐你和我過招嗎﹖”推辭了一番﹐隨又一
  笑道﹕“我老了﹐不中用了。”把他的掌門弟子喚來道﹕“馮起泰﹐你陪楊師傅走幾招。”
      馮起泰把眼一張﹐笑道﹕“楊師傅﹐我們這場子不值得踢﹐一踢就收。我們敝家師年
  高﹐早不練了﹐小弟可以陪你走走。”
      兩個人下了場子﹐楊露蟬身歷艱苦﹐處處矜慎﹐雖然是登門訪藝﹐卻辭色謙退﹐也無心
  取勝﹐只想看一看無極拳的招術。馮起泰卻動了疑﹐一開招﹐便施展以柔克剛的手法﹐要誘
  露蟬上當。楊露蟬一面展開心得的太極拳手法﹐一面體察無極拳和本派的異同。走了七八
  招﹐馮起泰竟已處在受牽制的地位了﹐不但不能以柔勝﹐反倒手忙腳亂﹐變成招架之勢了。
      盧五師傅吃了一驚﹐忙吆喝道﹕“楊師傅住手﹐我道是誰﹐原來是太極陳的高足來了﹐
  足下不是大名叫露蟬嗎﹖”
      楊露蟬應聲收招﹐盧五師傅過來﹐拍著露蟬的肩頭道﹕“請到里邊坐吧。咱們是自己
  人﹐這可誰也不能較量誰了。”
      任憑楊露蟬如何請教﹐盧五師傅不肯與他動手。楊露蟬恪遵師訓﹐自不能出冷語相強﹐
  便一笑而罷﹐長揖告別。那個開店的教師穆鴻方﹐露蟬乍出陳家溝﹐也曾找了去﹐穆鴻方卻
  已死過兩年了。
      楊露蟬回家掃墓﹐遍訪親友。在家小住經年﹐料理家務﹐然後依著師傅的指示﹐為要觀
  摩別派拳技﹐復又漫游各地﹐歷訪各派。
      這一年﹐忽然接到同門八師兄祝瑞符的來信﹐邀他入京觀光。京中朝貴現時正流行一種
  風氣﹐多養著武教師﹐摔跤比拳﹐爭雄斗力﹐好像是表彰剛德﹐實在和半□堂養蟋蟀無異。
  但是拳家爭名好勝﹐也免不了入人彀中。現在京城獨讓外家拳執著北方武林的牛耳﹐旁門別
  派竟無法立足。肅王府武教師曹化龍拳技出群﹐正是少林派的名手。
      楊露蟬經同門汲引﹐輾轉得入肅王府獻藝。薦者把露蟬獨得內家之秘的話形容了一番。
  肅王聽了﹐不由詫異﹔見了楊露蟬﹐詫異更甚。楊露蟬瘦小的體格﹐清奇的相貌﹐決不像個
  大力士。
      王府中聽說有力者薦來太極門的能手﹐人人要來請教。而楊露蟬據言要遍訪武林各派的
  名手﹐這越發的鬧轟動了。許多武師說﹕“這個人未免有點不知自量﹗”卻不知楊露蟬正是
  有為而來﹐奉師之命﹐要在燕都樹立太極門一家的拳學。
      肅王召見露蟬﹐問了幾句話。楊露蟬說﹕“並非來投托謀生﹐也不是挾技之名。不過末
  學後進﹐學得內家拳技﹐到處訪求武林先輩﹐一示本門的拳名﹐二請各家的指正﹔總而言
  之﹐是訪學。因聽人說﹕天下的武林名家﹐都會集在王府﹐所以才冒昧投謁﹐懇請賜教。”
  話是很謙卑﹐骨子里的勁竟十足的硬。
      武教師曹化龍等一聽口氣﹐這個瘦小的人他竟是特來較量武功的﹐好大的膽子﹗幾個武
  教師略作商量﹐就請肅王答應下來﹐並問露蟬﹐那一天較技﹐怎麼較量法﹖
      露蟬說道﹕“弟子出師日淺﹐本不敢在名家面前獻丑﹐可是鉛刀末技﹐實在盼望名家還
  要歷會武林各派名師。這件事立刻傳遍九城﹐各王公親貴多養著武師﹐也都要來看看。到比
  試時﹐肅王正要誇示各王公﹐在廣廳中設筵款待眾賓。各府武師踴躍參加﹐彷佛奪武魁一樣。
      王府的管事暗助著本府武師﹐對肅王說﹕“這個姓楊的不知怎樣來歷﹐也許沒有實學﹐
  來到這里蒙事。”
      肅王笑了笑。本來各親貴養著武師﹐也和收古董、養清客一樣﹐正是要藉此誇富斗勝﹐
  消□解悶﹔遂不聽管事的話﹐照樣懸下利物﹐教這些武師下場比武。
      那外家的名手曹化龍在京城已經人傑地靈﹐與別的武師互相結納﹐頗通聲氣。此時與各
  派拳家相率來到廣場﹐彼此間都有關照。楊露蟬卻由薦主陪來﹐孤零零只他一個人。
      曹武師向結好的繩網瞥了一眼﹐微然一笑道﹕“楊師傅﹐你這也太小心了。我們誰跟誰
  也沒有深仇大怨﹐不過點到為止﹐誰還真傷害誰不成﹖就不結網﹐我們也決不肯摔壞好朋友
  的。”
      楊露蟬微笑頷首。在許多人圍觀中﹐各人結束上場。曹化龍短裝束帶﹐騰身一躍﹐從網
  上跳入圈里﹐把手一點道﹕“來﹐楊師傅﹐你遠來是客﹐就請進招。”
      楊露蟬也脫去長衣﹐向上一拱手﹐又向周圍一揖﹐緩緩的走進圈來。兩個人略一遜讓倏
  又一變招為“十字擺蓮”﹐反來傷曹武師的下盤。
      曹武師驀地吃驚﹐忙用“移身換步”﹐剛剛閃開了露蟬的右腳﹐雙掌猛往右一推﹐立即
  應招還招﹐用“雙陽塌手”單手指發出來﹐已沾著楊露蟬的背衣。莫道雙掌全用上﹐只容他
  把這少林掌法“小天星”的單掌掌力登上﹐楊露蟬一生盛名便從此斷送。
      楊露蟬卻識得這招的厲害﹐往前一個“倒轉七星步”﹐閃開了﹐攻上去﹐鐵臂輕舒﹐噗
  的把曹武師的腕子刁住。太極拳借力打力﹐牽動四兩撥千斤﹐只微微往外一帶﹐左手往曹武
  師的背上一按﹐輕飄飄沒看出怎麼用力﹐右掌只似往外一展﹐曹武師那麼龐大的身軀竟悠然
  地被露蟬舉起﹐疾如星火﹐楊露蟬一個旋風舞﹐曹化龍身失憑藉﹐有力難展﹐噗登地被擲在
  繩網上。觀眾嘩然大噪。
      繩軟﹐網飄﹐曹武師六尺之軀球似的飛擲落網﹐被彈得連騰起兩次﹐方才實落落仰臥在
  網上﹐乍沈乍浮﹐剛一掙扎﹐卻又滾墜。
      楊露蟬轉身對廳﹐向肅王告罪。就在這一剎那頃﹐身旁襲來一陣勁風。急回頭﹐只見一
  個擎菜盤的太監□□右手托著一個大菜盤﹐盤中熱騰騰的擺著四個菜﹐一碗湯□□如飛躍上
  繩網。腳踩網繩﹐如履平地﹔右手托盤﹐左手把曹武師輕輕一提﹐竟從繩網上提起來。人登
  網上﹐那網並沒看出怎樣吃重來﹐依舊是載浮載沈的。那人翻身一縱﹐已到了露蟬立身之處。
      這司菜太監滿口京腔﹐向露蟬說﹕“楊老師﹐好俊的功夫﹐好大的膽量﹐真摔王府的指
  那個太監道﹕“這個人也會兩手﹐他也想跟你比量比量。”說著笑了﹐道﹕“難為我府中還
  有這麼一個能人﹐我竟沒有留心。”
      這個太監不禁失聲微喟了一聲。這個太監就是那有名的董老公﹐姓董名海川。他時乖運
  蹇﹐空懷著“八卦游身掌”絕技﹐竟不見容於世俗﹐埋沒於閹寺多年。他懇求王爺﹐准他下
  場﹐和楊露蟬的太極拳一較長短。肅王哂然許諾﹐便命二人下場比試。
      王府中的人嘖嘖稱奇﹕“咱們府里上菜的老董原來會打拳呀﹐快看看去吧﹗”聚攏來許
  多人﹐擠擠挨挨﹐貼牆根站著看。楊露蟬瘦小身材﹐也被人指指點點﹐詫以為奇。
      楊露蟬穿一身短裝﹐紫花夾衫﹐紫花褲﹐頭打包頭﹐腰勒緊帶﹐腳登薄底快靴﹐完全是
  武師打扮﹐身形短小﹐卻雙目凝神。徐徐走近繩網邊﹐往旁一站﹐仔細打量對手董太監。
      董太監跟了過來﹐此時也已結束妥當﹐脫去長衫﹐露出了藍袷襖﹐破砍肩﹐肥套褲﹐腳
  下一雙挖雲便鞋。卻生得好高的身量﹐兩人一並肩﹐竟比露蟬高半頭。細腰扎臂﹐赤紅臉﹐
  粗眉巨眼﹐把小辮往脖頸上好歹一繞﹐撇著京腔﹐一指繩網﹐向露蟬發話道﹕“楊師傅﹐請
  你進網……你主意真高﹐難為你怎麼想來﹗”
      楊露蟬雙拳一抱道﹕“董師傅多見笑﹗弟子學會了一手太極拳﹐奉師命來到京城﹐觀光
  訪藝。實不相瞞﹐弟子決沒有爭名奪利的心﹐不過師令諄諄﹐教我到天子腳下﹐向各派老師
  討教。我看董師傅使的是八卦掌﹐你這門拳術和敝派一樣﹐現在都不大時興。董師傅﹐咱們
  現在就要過招﹐請你摟著點﹐彼此點到為止。現在外家拳盛行一時﹐我盼望咱這兩家拳也能
  亮出來﹐如果弄得兩敗俱傷﹐董師傅﹐這恐怕彼此都不相宜。”
      董海川一聽﹐噗噗笑了。“沒動手﹐就先講和嗎﹖這個小矮個兒﹐他倒詭﹗”立刻答
  道﹕“請吧﹐你哪﹐楊師傅的話我明白啦﹐敢情你是奉師命進京開派的﹐我董海川可不然﹐
  我也不想創牌匾﹐我也不想爭名奪利﹐我不跟你湊趣﹐隨便走兩招罷啦。你也摟著點﹐我可
  是沒吃教師爺的飯﹐也沒有教師爺的本事。你把我扔在網里頭﹐那也不大好看﹗”
      兩人說擰了。楊露蟬哼了一聲﹐心中不悅﹐立刻抱拳請招道﹕“好﹐我的話遞到了﹐董
  師傅你請賜招﹗”
      董海川搶行一步﹐面東一站﹐立即一煞腰﹐雙肩抱攏﹐雙手如抱嬰兒﹐立掌當胸﹐指
  尖、鼻尖、腳尖﹐“三尖相照”﹐掌不離肘﹐肘不離胸﹐一掌應敵﹐一掌護身﹐右掌往左臂
  一貼﹐展開了“八卦游身掌”的開式來。
      楊露蟬微微一震﹐急觀敵勢﹐這八卦掌竟與我太極拳如此相似﹖心中作念﹐二目凝神﹐
  立刻雙手一垂﹐亮出“無極含一氣”的起式﹐隨一煞腰﹐轉成了“攬雀尾”。董海川也似一
  動﹐把楊露蟬的拳招打量了一眼﹐往左一斜身﹐沿繩網游走起來。
      楊露蟬立刻走行門﹐邁過步﹐也往右游走。兩下里盤旋一周﹐才往當中一合﹐彼此都川
  小腹“關元穴”一展﹐董海川刷地退開。兩個人互相盯了一眼﹐登時又湊到一處。
      剛才是一剛一柔相對﹐現在是一穩一疾相搏。兩個人棋逢對手﹐各展絕招﹐輾轉相斗﹐
  兩不相下﹐瞬息間﹐連拆了二三十招。
      在外家拳盛行的當時﹐各王公親貴和各門派的武師﹐屏息旁觀﹐只看見太極拳的沉穩﹐
  八卦掌的迅疾﹐不由人人稱奇。於是往返相斗﹐耗過很久的時光﹐兩人仍不分勝負。
      凡較拳技﹐如逢高手相對﹐那就誰也尋不出誰的破綻﹐打起來倒不見驚險﹐反如演戲一
  般﹐點頭為正似的。這一招才發出﹐被敵人識破﹐自己就趕緊收勢變招﹔那一招剛要轉變﹐
  敵人迎頭先擋上來﹐自己這一招便陡然收轉。繩網中但見楊露蟬、董海川穿花也似游走﹐打
  到極處﹐只見人影亂晃﹐不聞一點抬手頓足的聲息。外行看了﹐還不覺怎樣﹐內行卻看得舌
  結。
      兩個人不分勝敗﹐耗來耗去﹐在各人精熟的招術下﹐自然不會有敗招﹔在強勁對抗的局
  面下﹐自然也不敢誘敵取巧。彷佛僵持住了﹐兩個人全收起搗虛抵隙的戰略﹐變成了耗時煞
  戰的苦斗。
      兩個人漸漸的全都出了汗﹐兩個人全都起了懼敵之心﹐唯恐在眾目睽睽之下﹐一招失
  敗﹐本門的盛名便要掃地。雖然鼻窪鬢角見汗﹐可是誰也不肯先下。
      這時﹐一位行家向一位貝勒說道﹕“貝勒爺﹐這兩個人可耍不好﹗兩虎相爭﹐必有一
  傷﹐我看他們都要累壞了。”
      這位貝勒也是行家﹐說了一聲﹕“哦﹗”湊到主人肅王面前﹐把這話說了出來。肅王點
  頭稱是﹕“罷戰﹐罷戰﹗”
      “罷戰﹐罷戰﹗”
      王府管事奉王命把兩人止住。肅王很歡喜﹐吩咐從人﹐要把兩人叫來問話。
      楊露蟬跳出網外﹐向觀眾說了聲﹕“獻丑﹗”抹了抹汗﹐和董海川互說欽仰的話﹕“承
  讓﹗承讓﹗”交相欽服。
      在起初﹐董海川因自己一生遭際坎坷﹐激得滿腔牢騷﹐實在把楊露蟬看不入眼﹐抱著人
  前顯耀的心思﹐要想當場戰敗露蟬﹐也把他擲到繩網里﹐教他作法自斃﹐“請君入網”。但
  等到連斗數十招﹐漸由輕敵轉成欽敵。這個小矮個兒﹐瘦猴似的人﹐居然敵得過我二十多年
  的苦功夫﹖欽重之心油然而起﹐敵愾之氣渙然消釋了。現在兩個人拉著手﹐互叩師承﹐互道
  景慕﹐非常的親近起來。
      但是﹐在場的別位武師﹐很有與曹化龍門戶相近﹐聲息相通的﹐見楊露蟬一個外鄉漢
  子﹐居然把外家拳打破﹐從此外家拳在京城的威名掃地無余﹐就暗暗不服氣。十幾個武師低
  低私議﹐推出兩個人來。功夫自然是最好的﹐上前請求與露蟬比試。更有一個黑大漢﹐忍耐
  不住﹐逕直來到楊露蟬身旁﹐叫道﹕“楊師傅﹗”
      楊露蟬正要上廳﹐聞聲回頭一看。這黑大漢說道﹕“楊師傅武功超奇﹐在下十分欽佩。
  如果不嫌棄﹐在下也學兩手力笨拳﹐也想請教請教。”又一個赤紅臉的教師﹐湊上來也道﹕
  “楊師傅﹐在下是我們四爺的教師。在下學會了兩手長拳﹐如果楊師傅沒有累的話……”
      楊露蟬詫然﹐側目看了看﹐又看了看四周。只見那邊還有三五個教師模樣的人﹐摩拳擦
  掌﹐啾啾唧唧﹐似乎也要過來。楊露蟬登時微微一笑。今日的楊露蟬不是當年的楊露蟬了﹐
  點頭笑道﹕“這是二位師傅賞臉。不知二位師傅是一齊上﹐還是分著來﹖”
      正說著﹐董海川忽然搶上一步道﹕“胡師傅、蔡師傅﹐人家楊師傅可是以武會友。二位
  如果願意比量﹐這麼辦﹐我和楊師傅一個對一個﹐奉陪你們二位。我們兩個人可都打累了﹐
  二位是生力軍﹐二位手下留情。”
      惺惺惜惺惺﹐現在董海川竟暗著著楊露蟬﹐要賈其余勇﹐把兩個敵人擰到自己身上一
  個。但楊露蟬眼珠一轉﹐早有打算﹐口中說﹕“不要緊。”
      於是﹐以一對二﹐連斗數十招。忽地﹐只見人影一閃﹐那黑大漢隨即應聲入網﹔接著紅
  臉武師也噗登一聲﹐被擲入網。
      楊露蟬搶上一步﹐入大廳﹐到主人肅王面前﹐請示道﹕“王爺﹐小民技拙力薄﹐剛才已
  經請教過兩位了。”
      比試就此結束﹐楊露蟬從此名揚京都﹐果然不負太極陳所期盼。

                                      
(全書完)

    ------------------
    揚劍軒居士 收集整理


 熾天使書城收集整理